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广西桂林市第一中学

政治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奥数是个替死鬼》打倒奥数 就能快乐?  

2011-04-19 20:17:23|  分类: 网络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教育部门和社会各方对“奥数”颇有责难,有的地方甚至出台封杀“奥数”的新规,但学生和家长们依然趋之若鹜。教育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?奥数教师咏鹏说:“奥数是个替死鬼!”

  咏鹏从幼儿园一直到研究生毕业都在清华园里。现在,他是一位“自由教师”——在社会辅导班任教的老师,教小学生奥数、中学生物理、大学生吉他。

  他在《奥数是个替死鬼》(三联书店)中从奥数延展到教育方式,延展到这个时代所面临的问题。对所谓科技进步、社会发展提出了质疑:今天的大多数人都相信,这个世界会一天比一天更好,而科技会给人类带来无尽的福祉。事实果真如此吗?我们教育的目的是什么?人生的目的是什么?为什么许多人孜孜追求,却离幸福越来越远?咏鹏认为,正是我们对科技、对财富、对西方生活方式的盲目追求,让我们远离了生活的真谛、幸福的根本——而这一切,才是“奥数”现象背后的症结。

《奥数是个替死鬼》打倒奥数 就能快乐? - 政治组 - 广西桂林市第一中学

  《北京晚报》:这几年围绕奥数的争吵很激烈,您指出奥数其实只是一个替死鬼,打倒奥数只能火上浇油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

  咏鹏:毫无疑问,暗无天日的课程表是不好的,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。但经常被我们忽略的现实是,那些存在于我们记忆或畅想之中的、美好的童年生活已经随着现代化的脚步渐行渐远。现在大城市的孩子们面临很多困境:没有玩伴;没有令人放心的娱乐场所和娱乐方式;没有学以致用的机会;大人们很忙、没有时间看孩子;竞争越来越激烈;要学的东西越来越多;商家都在挖空心思赚钱……一个东西的出现是有充分的原因的,课外班实际上缓解了上述每一条困境。

  此外,教育家们通常都很清楚过多上课会有什么害处,但问题是现在孩子生活中比过多上课更让人担心的东西比比皆是。二十年前,节假日上课肯定是不良选择,但今天,当前面的美好选项都消失了以后,再去批评这个选择如何不好就没有意义了。相对来说,课堂毕竟是一个纯朴的、集体的、人与人直接交流的场所。

  李:您的书里写了很多培训班上的孩子们的故事,最后能进入竞赛班的,不管多难的题目,他们都是那样敏捷活跃、极其享受。但是对那些普通班的孩子来说这就是一种无可逃脱的折磨。您发现在普通班有三分之二是不懂装懂型和破罐破摔型。您说:折磨孩子的是人不是题。

  咏:奥数题目的难度是由班型层次和选拔的功能决定的,太难或太简单都起不到作用。在竞赛班,很多孩子已经把奥数题当做一种挑战和获取成就感的方式。而在普通班,题目并不难,其实只是看看他们是否真正理解了课内的东西。可惜,很多学生的小脑袋早已被不知什么东西折磨坏了,完全失去了应有的好奇心和想象力。我觉得小学数学没有任何公式要背,数学课完全可以上得形象生动,但现在,公式和疲劳战术几乎完全取代了生活和趣味。

  李:您在书中引用了新西兰的调查数据指出,现代的电视、电脑、手机和标准化学习正在让孩子们变傻,这似乎和我们平常做父母的自我感觉不一样,父母们都说现在的孩子都聪明呀,什么都知道,我们小时候知道什么呀。您为什么认为阅读、与朋友交谈以及集体体育活动——这些很土的事才能让孩子们聪明?

  咏:这是个挺复杂的话题,由于它是个统计指标,和家长的立场不太一致。家长的感觉通常以个体为主,而且每个人都不可能以同样的、旁观者的角度去看自己的童年。

  细究起来,一方面,“知”和“智”是不一样的。知识随着历史的发展是不断积累、增加的过程,再加上各路商家的灌输,他们知道很多我们小时候不知道的事儿是很正常的。当然,这其中也包含很多取代了他们的天真和纯朴的东西。

  另一方面,这是一个两极分化的时代,各个领域都是如此。奥运会上世界纪录不断被更猛的人刷新,这是很夺人眼球的,但实际上普通民众的体育、健康则是另外一种景象。

  此外,从大人的心理来说,孩子知道而我们不知道,这种感觉冲击力较大。而反过来我们当时知道而他们不知道的那些东西,却往往被忽略。

  阅读、交谈、集体活动,这是调查报告上写的,也算不上是我的特别推荐。总体而言,现在各个年龄段的人活得都越来越被动了,孩子也是一样。而聪明这件事儿需要更多的主动探索和自由的思考空间。一般来说,越“洋”的事儿越被动、自由度越小。就像聊天,使用现代“聊天工具”和面对面沟通相比,不仅是效率低下,效果甚至是背道而驰。对于大人,我们或许是在比较合适的年龄接触到这些东西,都难免受制其中,想象一下它们对孩子的影响力吧。

  多角度看问题,争取更多快乐自由

  李:您提到教育是整个社会的一部分,教育不可能脱离社会独立发生巨大的变化。您认为家长、老师能在自己的范围内做什么样的选择呢?

  咏:我觉得家长、老师,首先应该理解孩子的处境,多聊天、多倾听,不要总觉得他们衣食无忧,就应该一门心思拼命学习。孩子也需要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,应该给他们提供为家庭做贡献的机会。在家里,大人可以诚恳地跟孩子聊聊自己的事,而不是只想听孩子汇报,尽量不要用幼稚来评判他们的观点,他们天生就很真实、很讲理。进而,我们还是要全面看待那些“现代”的东西,它们也许对大人可以勉强用“双刃剑”来形容,对孩子的成长远远不是那样。最后,还是一个主见的问题,孩子都是不一样的,选择和想法也可以不一样。

  在课外班方面,家长应该根据自己的家庭和孩子的特点,充分权衡利弊。当然,从众本身也无可厚非,这是降低风险的一种方式。对奥数老师来说,我觉得应该不断提醒学生,如果一份卷子你得了40分,那么这40分就是你的额外收获,而不是说你有60分的东西没有学好。这和学校里的数学考试是完全不同的,他们只是心态轻松的挑战者。

  李:您说,学习本身是贯穿生活最美好的最有意思的组成部分,您反对把大都市、名牌大学、跨国公司当成人生最高目标。更反对把业绩、金钱当做学习的意义,那您和学生交流的时候,会和他们怎么谈学习的意义?

  咏:我不是反对,我是觉得每个人应该有自己的主见,知道“尺有所短、寸有所长”的道理。我跟学生交流,没怎么直接谈过学习的意义,这话题太大了。整个求学之路是现代大工业体系的一部分,对于每个人来说,还是很被动的。在这个大现实之下,我也是希望他们每个人能够有自己的主见,多角度地看待身边的各种事情和问题,不轻易被人煽动。同时,能够找到有乐趣、高效率的学习方式,为自己争取更多快乐和自由。

  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每个人都是凶手

  李:刚好看到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陶东风的一篇《父母皆祸害:中国式的代际矛盾》。说:“我主观上绝对不想按现在社会上通行的、孩子们痛恨的、教育家们狠批的方式教育我的孩子。但是我在行动中常常做不到。因为我无法和整个社会、整个体制对抗;除了适应应试教育我又能怎么办?”他的话很有代表性,作为一个受过启蒙教育的知识分子都只能认命,这似乎很让人沮丧?

  咏:我的书有一个线索,就是这个时代没有任何一个人或群体应该单独被揪出来接受审判。在教育的范畴之内谈教育其实是很尴尬的,它也是个被动的角色。在这个不断膨胀的大工业体系下,一个自然人越来越需要接受教育了,而教育其实就是被迫拉长战线、细分科目,为这个大机器塑造螺丝钉。

  我在书中列举了其他一些典型国家在教育上的问题和趋势,我们之所以在一些方面比欧美“榜样”国家表现得更恶性,是因为我们对自己的文化丢得更彻底、对西方体系学得更盲目、人与资源的矛盾更激烈。

  舆论通常认为学校、教师对社会有很大的影响力,负有更大的责任。但实际上每个行业对社会的影响都很大,比如说移动运营商、游戏开发者,他们这些年对社会的改变、对年轻人的影响恐怕远远大于教师的工作。

  目前我们的社会生活中,批评别人的太多,批评自己的太少。的确,每个人都是受害者,但其实每个人也都是凶手。或许,我们应该心平气和地放弃扭转大局的奢望,做好自己眼前的事情。在生活中,知心朋友也许就一两个,却对我们意义重大。无论家长还是老师,我们不必徒劳地想要改变孩子身边的一切,但我们都可以期待自己成为孩子最信任、最愿意当做榜样的人。

  李:看介绍,您是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清华土著,幼儿园至研究生足不出院接受了二十二年一站式教育,按照世俗的标准,应该出国或供职于外企,但是您最终放弃了白领职位,当了自由教师,听说您不买房买车,生活低碳。您是在实践您在书中提倡的“回归自然”吧。

  咏:低碳这个词已经变得很罪恶了,越是高碳的东西越要不遗余力地宣称自己低碳,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。这也是所谓信息时代并不有利于学习的原因,信息的话语权越来越多地掌握在金钱手里。

  我想说的是,其实我们的快乐和这个星球是没有这么尖锐矛盾的。我们应该静下心来想一想,那些时间、心情、健康到底是被什么东西夺走的。看看那些打着轻松、自由旗号的高级玩意儿是不是真正达到了目的。这就是熵增加原理告诉我们的真正有价值的东西。

  我远远算不上是“回归自然”的人,只是做一些觉得有助于自己轻松快乐的选择。具体到该不该买某个东西,每个人还是应该有自己的评估,而不是轻易被煽动或盲目羡慕别人。 李峥嵘

引文来源  《奥数是个替死鬼》打倒奥数 就能快乐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